让记诵不再成为问题

让记诵不再成为问题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中学  杨世源


现在的高中生怕背诵,几乎到了“谈‘背’色变”的地步。可记忆是最基本的学习能力之一,背诵更是语言积累的必然途径。大量记诵优秀诗文,可以积累语汇,培养语感,启迪思维,激发才情。所以消极逃避不是办法,不如采取主动,积极应对,让记诵不再成为文问题。


本人在教学中,积累自己的背诵经验,结合学生的记诵实际,总结出快速记诵的四种方法,供大家参考。


 一、思路串联法


(一)情节。对于记叙性的记诵材料,要根据记叙要素或情节结构来串联内容,贯通意脉。这不仅有利于加快记忆速度,还会加深记忆程度,强化记忆效果。例如:背诵《诗经·卫风·氓》时,只要抓住情节线索恋爱(追求、解释、约会、出嫁)——婚变(悔婚、埋怨、倾诉)——决绝。用以串联比兴、回忆、抒情的句子,很快就能记住课文。在复现的时候先在头脑里过过“电影”,然后背诵出来,一般都不会出错。


(二)情感。对于抒情性文字,则要找出情感寄托的事物,把握好情感起伏变化的规律,顺着情感流泻的路径记忆。例如:背诵《祭十二郎文》时只要抓住文章的抒情线索:悲(家世不幸)——悔(旅食京师)——叹(未老先衰)——恨(小病丧命)——哀(后辈孤苦)——疚(丧事难周)。设身处地,感同身受,才会记住文句,感悟真情,经久不忘。


(三)逻辑。议论性的篇章或语段,往往靠缜密的逻辑推演,导出结论,印证观点。在背诵之前对内容之间的逻辑关系加以辨析,然后记忆往往会事半功倍。例如:背诵《谏太宗十思书》的第一段,只要搞清楚文章采用了正面类比(以“固本”“浚源”类比“思安”),反面类比(以“源不深”“根不固”类比“德不厚”),反面立论(“不念居安思危,戒奢以俭”),照应归谬的逻辑思路,背起来就容易多了。


二、问题牵引法


问题是思考探究的起点和动力,也是理解记忆的抓手和线索。在背诵中如果能提炼出一些典型的问题,让学生在用原文回答问题时记忆文句,就会使记忆建立在深刻理解的基础上,记忆的效果一定不错。例如:背诵《过秦论》的第四段时可以提炼这样一些问题:陈涉在怎样的背景下起事?他的的出身、才能、兵力、装备如何?结果怎样?在阅读理解的时候如果能够针对这些问题,梳理内容,记忆的过程就变成了轻松的情境应答,记忆的负担会减轻很多。


三、骈偶属对法


古诗文中有大量的对偶排比句,研习这些句子的句式特点,对应位置的词义关系,句中运用的修辞方法,意蕴丰富的典故措词,不仅有助于融通理解,也有助于快速记忆,延缓遗忘。例如:背诵《兰亭集序》时,先让学生找出文中的对偶句,判断属于正对、反对还是流水对,然后精确理解句意,疏通文理思路,然后分组对读,强化句式特点,这样记住的东西就比较牢靠。复现的时候利用关联效应,组块呈现,也能避免这类语段背诵时张冠李戴,胡乱搭配的错误。


四、关键提领法


    在篇章、文段或句中,有个别字词,具有统摄其他句段的作用。在背诵过程中如果能找出具有这种功能的字词,“牵一发而动全身”,“纲举目张”,也会使记忆变得非常轻省。在诗文中具有提领作用的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种:


(一)文眼提领。文眼是文章中最能显示作者写作意图的词语或句子。清代学者刘熙载说:揭全文之旨,或在篇首,或在篇中,或在篇末。在篇首则后者必顾之,在篇末则前者必注之,在篇中则前注之,后顾之。顾注,抑所谓文眼者也。也就是说,文眼是文章主旨的凝聚点,能找出文眼,就是读懂文章的一个标志。在背诵有文眼的诗文时如果能把握好“文眼”和前后内容的关联性,背诵起来就会容易很多。例如:苏洵的《六国论》的开头亮出了文眼“弊在赂秦”,然后分论“赂秦力亏”和“不赂亦丧”,再假设推断,得出结论。抓住文眼,明确它和各部分之间的关系,背诵的速度就会大大加快。


(二)首字提领。在检查背诵时,学生“卡”在某个地方,只要提示下一句的第一个字,就会继续背下去。基于这种经验,我们在指导背诵时,把每一句的第一个字写下来,学生就会“顺藤摸瓜”,把相关文句一一牵扯出来,读熟的文段很快就能成诵。如《赤壁赋》的第一段,在背诵时把壬、七、苏、清、水、举、诵、……”等字写在纸条上,先“以字带句”,然后“连句成段”,反复几遍,就会牢记于心。


(三)韵脚串联。经典的诗词美文,音韵和谐,朗朗上口,本身就非常适于记诵。如果在背诵时利用这一特点,就会从繁复的死记硬背中解脱出来,把背诵看成诗意生活的一部分。例如:背诵杜甫的《客至》时,先熟读诗句,然后列出韵脚——水、来、开、味、醅、杯,


并依据律诗的规则记忆,就会将背诵融入吟咏啸歌之中,在不知不觉中牢记诗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