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中潜藏的典故(二):鲲鹏

名字中潜藏的典故(二):鲲鹏


 杨世源


       在李鹏总理在任的时候,有人做过一个统计,全国叫“李鹏”的人数以万计,如果再加上“张鹏”“王鹏”……,不知道会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与此相关的“鲲”也多见于人名。为什么中国人对“鲲鹏”如此热衷?这里面究竟潜藏着一种怎样的文化心理呢?


其实,“鲲鹏”是一个文学典故,出自《庄子·逍遥游》。庄子在文章中讲述了一个“鲲鹏展翅九万里”的寓言故事:“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就我们所知最大的动物蓝鲸长也不过30米,人造飞行器中最大的航空母舰也远远没有这么大。庄子想象的奇特,夸张的描绘真让我们瞠目结舌。可“鲲鹏”这一文学意象却从此深入人心,因为它把人们追求高远,超越本能,遨游无限的理想形象化了,把平步青云,飞黄腾达,一步登天的诉求具体化了。


非常有意思的是庄子认为算不上“逍遥游”的“鲲鹏展翅”,他在文中描绘渲染了三次,津津乐道,不无艳羡;文章本来要宣扬高蹈出世的思想,却无心插柳地使“鲲鹏”意象成了积极用世的通用符码。


“鲲鹏”作为文学意象,在抒写怀抱的诗文中非常多见。有人统计,李白的几十首诗中用了“鲲鹏”意象。早年干谒李邕的诗中就有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使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的诗句,将自己心雄万夫,笑傲千里的自期与自信表达了出来。后来仕途不顺,“赐金放还”时,又有“溟海不震荡,何由纵鹏鲲”的诗句,将他的命运多舛,仕途落魄,郁愤不平抒发了出来。即使星陨当涂之际,仍然高歌“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将自己英雄末路,壮志未酬的不甘宣泄了出来。一贯以阴柔著称的李清照也写下了“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诗句。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对这个意象也青睐有加,写下了“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君行吾为发浩歌,鲲鹏击浪从兹始”,“ 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等诗句。


这个文学形象也沉淀在好多成语里。“鹏程万里”成了对同学朋友通行的祝颂语,工艺品制作者以“雄鹰”代“大鹏”,制作出了以这个成语为主题的雕塑。还有“ 鹏霄万里”、“ 鹏抟鹢退”、“鹏游蝶梦”等成语要么用“鹏”喻指“仕进高升”,要么描述“变幻夸诞”,都将这个臆造的形象保留在了通用语汇中。


“鹏”、“鲲”也是中国人起名的热用字眼。除了单用的以外,“鹏飞”、“鹏程”、“鹏举”、“作鹏”、“鹏云”等也比较多见,把儒家文化背景下,中国人积极用世,追求仕进的心理形象地表达了出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