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眼口语训练 赏析说服艺术

着眼口语训练  赏析说服艺术


――《〈陈毅市长〉选场》的创新教法


《〈陈毅市长〉选场》是旧教材中曾经选用过的的传统篇目,也是依然保留在多种版本初中教材中的课文。长期以来,人们在教学中把主要的精力放在梳理情节结构、分析人物形象上,忽视了对作品语言艺术的品鉴赏析,不仅耗时低效,而且把戏剧教学混同于小说的教学,忽视了课文的文体特征,浪费了教材资源。其实在初中阶段安排戏剧单元,主要是为了让学生学习口语表达,提高运用口语表情达意的能力。为了培养学生在动态语境下的口语表达能力,学习口语交际中的说服技巧,我在教《〈陈毅市长〉选场》一课时,一改传统教法,重点赏析陈毅的说服艺术,把口语训练落到了实处,收到了良好的教学效果。


对陈毅的说服技巧,我概括为以下六点进行了赏析:


一、针锋相对,以势压人。当吃过“闭门羹”的陈毅再次敲开齐仰之的门时,齐怒形于色,气势汹汹地责问陈毅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干扰别人工作,陈毅不卑不亢,从容应对:“我倒是干大事的,鄙人是上海市的父母官,本市的市长,也是为了工作。”这种以“针尖对麦芒”的凌厉气势,“水来土掩,兵来将挡”的对答,挫伤了有点桀骜不驯的齐仰之的锐气,用“权势”压住了齐仰之的“清高”,得以“破门”而入,取得了第一个回合的胜利。


二、即兴吟诵,以文阅人。对于齐仰之这样孤傲自负的知识分子,以势相压,万难诚服。陈毅进门后,看到室中简陋的陈设,灵机一动,吟诵《陋室铭》中的文句,将齐仰之和刘禹锡相提并论,表达了对齐学识、人品的赞赏。这一下才真正搔到了齐仰之的“痒处”,满足了他的自尊心,迎合了他的虚荣心,使本来就有点儿孤芳自赏的齐仰之心花怒放,喜笑颜开,敌意顿消,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三、迂回绕远,以言摄人。为了打破“闲谈不得超过三分种”的先例,争取充裕的说话时间,陈毅没有开门见山,直奔主题,而是绕开话锋,侧面出击。声言此来是为“谈谈本市长对齐先生一点不成熟的看法”。这就使敏感、自负,如坐针毡的齐仰之想知就里,欲罢不能。齐仰之深居简出,成天生活在实验室里,缺乏与别人的交往沟通,现在听到有人要谈对自己的看法,当然不愿错过机会,这只狡猾的猎物乖乖的进入了猎人设下的圈套。


四、严词激将,以智夺人。为了驯服固执倔强的齐仰之,陈毅说:“我以为齐先生虽是海内闻名的化学家,可是对有一门化学齐先生也许一窍不通。”这无异给自命不凡的齐先生当头一棒,也完全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他一时显得有点狂躁不安,一定要弄明白其中的原委,也要为自己找一个申诉抗辩的机会,所以雷打不动的律条开始松动,原来 “言谈不得超过三分钟”的惯例,妥协为“尽情尽意言之”。


五、设身处地,以理服人。当陈毅图穷匕现,直接表达来意时,齐仰之流露出明显的休兵罢战之意。为了拖住对方,达到目的,陈毅起而反驳,穷追不舍。先亮出观点:“社会若不起革命变化,实验室里也无法进行化学变化。”然后联系齐先生的经历遭遇,让事实说话,侃侃而谈,有理有据,触动了对方,使格与成例的齐仰之敞开心扉,“破格”与陈倾心相谈。


六、春风化雨,以情动人。至此戏剧冲突基本解决,性格碰撞完全消解,陈毅的言辞不再锋芒毕露,咄咄逼人,转而表达敬意,坦露真情,和风细雨,娓娓而谈。齐仰之大有相见恨晚之感,他不仅爽快地答应出山,而且急不可耐的要秉烛长谈。剧作者没有让剧情无谓延伸,戛然而止,顿觉余音绕梁,回味无穷。


陈毅是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上马治军,下马安民的典范,他的文学才华、语言天赋有口皆碑。在教学中着重說服艺术的赏析,才能充分利用教材资源,让学生在戏剧情境中体味课文的语言艺术,习得一定的说话技巧,这样的教育才是真正以人为本的教育。


 


(十年前带初中时写的一篇文稿,最近修改了一下,贴出来与大家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