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信力兮归来

自信力兮归来              ——续貂于漪先生《语文教师必须有教学自信力》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中学   杨世源


今年年初,刊发在《语文学习》上的于漪讲话整理稿《语文教师必须要有教学自信力》引发了广泛的议论。好多同仁都认为于老虽届耄耋之年,但依然火眼金睛,看清了语文的本相和实质,她的观点切中了当前语文教学的要害,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


语文教师没有自信力,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但好多人都充当“大人”,不愿说破皇帝“没有穿衣服”的事实,其心态是非常微妙的。因为专家教授、权威人士都在说“形势一片大好”,作为普通教师或名望还不够高的人,说出来不仅没有人搭理,还有找别扭之嫌,不如保持沉默;更何况大多数人只有这种感觉,究竟问题有没有这么严重,心里还没底,也就不说为妙;再从管理机制层面来讲,基层的教师需要的是“执行力”,标准和模式领导们都“钦定了”,考核评估都有既定的标尺,教师的好多教学行为都被“规范”了,“思考”还有多大的价值?


于老将语文教师缺乏自信力的原因归结为以信教参、信教学时尚、信评价标准、信一课一练为内容的“他信力”的干扰,不是没有道理,但于老可能考虑到邀请单位的意图、会议的主题和听众对象的特殊性,只是从现象上列举了一些影响教师提升的因素,没有从本源上揭示病根,本人不揣浅陋,增补几条,希望大家共同思考。


一、考试:语文教师的成就感缺失。持久的自信力要靠成就感来支撑,可现在语文教师是最没有成就感的老师。其他学科的老师下一番功夫可以将学生的平均成绩提高几十分,语文老师要使自己的班比同一层次的其他班高出几分都要付出巨大的劳动,有时还要以牺牲其他科的成绩为代价。语文老师经常要面对这样的无奈:平时语文能力全面,素养较高的学生,未必能考出高成绩;几乎放弃了语文,各方面能力较差的学生成绩并不低;好多学生的语文成绩忽高忽,而且与学习的状况无关。语文成绩的差距小、成绩客观性差、付出和收益差距悬殊、考试内容脱离教材、阅卷的随意性太大,都成为语文引不起重视的原因。说实在的现在已经很难用一份语文试卷的得分衡量一个学生语文水平的高低了,这样的考试还有意义吗?随着语文分量的减轻,语文的学科地位也被严重动摇。于老不是说“上海小学一年级就要学外语,跟语文平行。初中的保送生,测试两门:数学和外语,没有把语文当回事”嘛,就连上海这样的教育发达地区都这样,其他地方出现削减语文周课时量、取消语文晚辅导、假期补课不补语文、降低语文的课时津贴等现象就不足为怪了。语文的阵地失守了,学科地位不保了,语文教师还会有自信力吗?


二、管理:语文教师的创造力消减。现在学校管理普便存在的问题是:行政命令太多,专业引领不够。领导的职责就是怎样防备老师偷懒,怎样让老师不得消停。于是各种规章制度、量化标准出台,将管理细化到教案多少课时(每篇教案都写哪些环节、多长时间签审一次、教学反思不得少于多少字),作文几次(精批几次、略批几次),语文作业、周记多少次,业务学习若干页,政治学习若干页,听课笔记多少次……,还要关注学生评教的名次,任课成绩的排名,光有这些都搞得教师身心疲惫,还那有心思和精力去搞教研?说实在的大多数教师的工作状态和生产线上的工人没有什么两样,大家一门心思想着完任务,赶进度,因为这些才是评价的硬指标,至于搞教研、抓教改,哪是额外的工作,是少数人自娱自乐的项目,搞不搞悉听尊便。因为根本就没有创新的氛围,也没有相应的机制,久而久之,教师的创造热情完全消退了。这几年,大家都在关注教师读书的问题,其实症结在管理,而不在教师。如果学校的管理中多一些专业引领,少一些行政指标;如果能给教师们一个宽松的工作环境,让大家有时间读书学习,钻研业务;如果领导有心胸包容成功或失败的尝试,有客观的多元的人性化的评价理念,教师会感到自己从事的是神圣的充满创造乐趣的事业,自信力就会高涨起来,活力就会被最大限度地激发出来!


三、教改:语文教师的方向感钝化。我是1986年走上语文教学岗位的,对语文教育的总体印象是:改革的呼声不绝于耳,新鲜的概念铺天盖地。从时间上可以大致分为三个阶段:上世纪末可以概括为“弘法”时期,语文报刊杂志每推出一位新人,都要总结出一种教学法,魏书生的“自读六步法”、钱梦龙的“三主四式导读法”、张孝纯的“大语文教学法”、刘胐胐的“作文三级训练法”、蔡澄清的“点拨教学法”等等,才人辈出,蔚为壮观。世纪之交,我戏称为“变本”时期,各种版本的教材闪亮登场,异彩纷呈;现在似乎已经逼近“做派”时期了,现在已经打出旗号的有“新粤派”、“长三角派”,将后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派”。但这些花样翻新的“改革”并没有挽回语文的颓势,学生根本不在乎语文的学习,当语文在学校中成了无足轻重的“鸡肋”时,我们眼看着连“中国派”都支撑不住了,你还玩这派那派有什么意思?更要命的是这些眼花缭乱的“教改”使语文教师失去了方向感,不知道谁念的是“真经”,该向谁学?连专业方向都不甚明确的人,自信力建立在什么之上呢?


现在高考的威力已经远远超越了“指挥棒”的功能,把它看成教育的“根本大法”都不为过。一份试卷缺乏公信力,就会拖垮一个学科,这决不是危言耸听。教育是铸魂启智的伟大工程,如果从业者没有起码的创新工作的自由,教育必将背负“误人子弟”的骂名。教育专家们也请从“炮制概念”的亢奋中沉静下来,关注一下教育的现实困境,先让全社会的人认识到语文的重要,舍得花费时间精力学习语文,也请从变革语文考试入手,让认真学了语文的人尝到甜头,维护“天道酬勤”的公理。那时候,不要说语文教师会有自信力,就是所有的中国人也会为我们的母语而自豪!


让我们同声祈愿:语文教师的自信力兮归来!


(该文已被《语文教学研究》采用,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