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递衬”

说“递衬”


 杨世源


       衬托,又叫映衬,既是一种修辞手法,也是一种表现手法。修辞意义上的衬托一般指:为了突出主要事物,用类似的事物或反面的、有差别的事物作陪衬的修辞格。一般的修辞学著作中将衬托分为正衬和反衬两种。如崔护《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诗中的“桃花”和“人面”有类似之处:粉嫩润泽,鲜艳可人。用美丽的桃花作背景突出了“人面”的娇艳秀美,这是典型的正衬。而“桃花依旧笑春风”和“人面不知何处去”是有强烈反差的景象,通过比照凸显作者的落寞伤感,这又是反衬的例子。


除了正衬和反衬,还有一种句子,也关涉类似的事物,但不构成具有对称关系的近似和对立,而是“衬”中有铺垫递推,让表述主体更好或更坏,这种衬托叫“递衬”。例如: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当局者竟会这样的凶残,一是流言家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女性临难竟能如是之从容。


                        (鲁迅《记念刘和珍君》)


例句中的“推测”和现实表现都针对的是人的品性,具有相似性。推测的结果指向“恶”,当局者、流言家的表现是“凶残”“下劣”,也是反面的,似乎应该定性为“正衬”了,可他们的表现“出于我的意外”,就说明他们的“坏”超出了我“推测”的极限,这里面就有“递”了,不像一般的正衬一样,存在一种平衡对等关系。这种修辞将程度加大到无以复加,具有更加震撼人心的力量。在课文中鲁迅正是用这样富有张力的语言表达了他的满腔义愤,因此振聋发聩,强烈警策。


再如:


人类血战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却只是一小块,但请愿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徒手。


(鲁迅《记念刘和珍君》)


句子将“血战前行的历史”比“作煤的形成”,指出历史前进一小步,往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接着也用递衬的修辞方法,用煤在形成中“耗材”和“结果”的大差异衬托“血战代价”和“历史前进”的大差异,在正衬的基础上“递减”一层,说请愿连这样的功效都没有,表明了对学生请愿的否定态度,接着再“递减”一层,说“何况是徒手”,对请愿方式更加严厉地否定。一方面委婉表达了对学生请愿的看法,一方面融入了对死难的学生怜惜之情,读来悲怆凄婉,痛心疾首。


这种修辞在古代诗词中比较多见,如:


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欧阳修《踏 莎 行》)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柳永《雨霖铃》)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李白《赠汪伦》


强调内容上层层递进的修辞还有“层递”,但它和“递衬”判然有别。所谓层递是指“根据事物的逻辑关系,连用结构相似、内容上递升或递降的语句,表达层层递进的事理。”如:


一根火柴,它自己熄灭了,却把别人点燃起来,引起了比自己大十倍、百倍、千倍以至万万倍的熊熊大火。


句中的“十倍”、“百倍”、“千倍”、“万万倍”结构相同或相似,数量由少到多,步步递升,突出了“一根火柴”的巨大作用。


可见“层递”只涉及一类事物,而“递衬”要关涉两类事物,而且有主有次;“层递”须得结构相似的句子,“递衬”却对句式没有特别的要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