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情言语自感人

          情到深处自感人


                              杨世源


归有光的散文名篇《项脊轩志》借一阁以记三代之遗迹。(清人梅曾亮语)追述阁轩变迁,怀念已故亲人,抒写读书情怀,饱蘸浓情,而又不假雕饰,至诚至真,感人至深。


文章描写环境的时,善于融情于景。状写项脊轩之狭小逼仄、漏雨潮湿、光线昏暗,是为写修葺改造,巧妙置景,潜心研读做铺垫衬托,虽然没有直接抒情的语句,但安于清贫、发奋读书的豪情,因地制宜、创造美景的乐趣,物我两忘、陶醉其中的自得已将“喜”气蓄积充裕,以至溢于言表,引人入胜。尤其是借助“兰桂竹木”等意象表明品格志操,描摹“偃仰啸歌”等情态表现沉潜专注,抓住“小鸟啄食”等细节显示静谧和谐,描绘“明月半墙”的妙境衬托淡定娴雅,人事物态无不饱蘸浓情,意趣横生。


文章描绘人物时,善于寄情于事。文章所记琐事繁多,人物纷杂,但作者紧紧扣住统摄后文的多可悲,在悲情的氛围中,描摹动作细节,记述人物语言,寄托思念之情。感人的动作细节有三处:“先妣”的“指叩门扉”,“大母”的“以手阖门”、“手持象笏”。一个“叩”字、一个“阖“将长辈对子女的关爱疼惜表现得逼真传神,一个“持”字将祖母对作者的激励期待之情表现得殷切感人。


文中的言语描写质朴本色,近乎口语。三位亲人的语言描写形式各异:母亲之言由老妪转述而来,大母之言为作者亲闻,妻子之言为“述诸小妹语”。“儿寒乎?欲食乎?”是母亲的话语,经老妪模仿转述犹不失其关切焦灼,言犹在耳,踪影杳然,怎能不令作者热泪潸然!借老妪之口转述是侧面着笔,尚能令人作者感动涕零,内心之悲苦可见一斑。“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是大母看望孙儿时的开场白,既有长时间不见孙儿的惦念,又有对孙儿读书太苦的疼爱,更有难以掩饰的欣慰,温情脉脉,让人感动。“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是大母离去时的自言自语,看到孙儿刻苦攻读,欣喜光耀门楣有望,那种期待自豪,真让老太太心里乐开了花。“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是老太太去而复返时的叮嘱,有对作者表现的褒奖,又有对作者不负家族重托的充分信任。这毕竟是苍凉家境中的一种使命交托,其间的辛酸苦楚可想而知。“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是妻子转述诸小妹的话,语态口吻的模仿中透出的幸福、甜蜜、自豪,成了作者永远追怀的遗言。虽然在引述人物话语时,语言俭省得近乎悭吝,但由于本色逼真,富有张力,具有“一句顶一万句”的表达功效。


文中也有一些点染抒情的句子,如“亦遂增胜”,“珊珊可爱”,“凡再变矣”,“余泣,妪亦泣”,“令人长号不自禁”,“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等也都简短节制,欲说还休,让情感更加浓重压抑,意味隽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