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中潜藏的典故(二):鲲鹏

名字中潜藏的典故(二):鲲鹏


 杨世源


       在李鹏总理在任的时候,有人做过一个统计,全国叫“李鹏”的人数以万计,如果再加上“张鹏”“王鹏”……,不知道会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与此相关的“鲲”也多见于人名。为什么中国人对“鲲鹏”如此热衷?这里面究竟潜藏着一种怎样的文化心理呢?


其实,“鲲鹏”是一个文学典故,出自《庄子·逍遥游》。庄子在文章中讲述了一个“鲲鹏展翅九万里”的寓言故事:“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就我们所知最大的动物蓝鲸长也不过30米,人造飞行器中最大的航空母舰也远远没有这么大。庄子想象的奇特,夸张的描绘真让我们瞠目结舌。可“鲲鹏”这一文学意象却从此深入人心,因为它把人们追求高远,超越本能,遨游无限的理想形象化了,把平步青云,飞黄腾达,一步登天的诉求具体化了。


非常有意思的是庄子认为算不上“逍遥游”的“鲲鹏展翅”,他在文中描绘渲染了三次,津津乐道,不无艳羡;文章本来要宣扬高蹈出世的思想,却无心插柳地使“鲲鹏”意象成了积极用世的通用符码。


“鲲鹏”作为文学意象,在抒写怀抱的诗文中非常多见。有人统计,李白的几十首诗中用了“鲲鹏”意象。早年干谒李邕的诗中就有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假使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的诗句,将自己心雄万夫,笑傲千里的自期与自信表达了出来。后来仕途不顺,“赐金放还”时,又有“溟海不震荡,何由纵鹏鲲”的诗句,将他的命运多舛,仕途落魄,郁愤不平抒发了出来。即使星陨当涂之际,仍然高歌“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将自己英雄末路,壮志未酬的不甘宣泄了出来。一贯以阴柔著称的李清照也写下了“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舟吹取三山去”的诗句。共和国的缔造者毛泽东对这个意象也青睐有加,写下了“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君行吾为发浩歌,鲲鹏击浪从兹始”,“ 六月天兵征腐恶,万丈长缨要把鲲鹏缚”等诗句。


这个文学形象也沉淀在好多成语里。“鹏程万里”成了对同学朋友通行的祝颂语,工艺品制作者以“雄鹰”代“大鹏”,制作出了以这个成语为主题的雕塑。还有“ 鹏霄万里”、“ 鹏抟鹢退”、“鹏游蝶梦”等成语要么用“鹏”喻指“仕进高升”,要么描述“变幻夸诞”,都将这个臆造的形象保留在了通用语汇中。


“鹏”、“鲲”也是中国人起名的热用字眼。除了单用的以外,“鹏飞”、“鹏程”、“鹏举”、“作鹏”、“鹏云”等也比较多见,把儒家文化背景下,中国人积极用世,追求仕进的心理形象地表达了出来。

名字中潜藏的典故(一):家宝

名字中潜藏的典故(一):家宝


杨世源


      受儒家文化的影响,中国人起名往往要表达一种诉求或愿望,而且一般都是积极用世的。现任总理温家宝因“亲民”“爱民”而深得国人的爱戴尊崇,戏剧大师曹禺(原名万家宝)因现代戏剧中的奠基之功而享誉海内,他们的名字中不约而同地用了“家宝”二字,人们根据这两位伟人的功绩,望文生义地将他们名字的含义理解为“国家的宝贝”,虽然就他们取得的成就这样评价当之无愧,但这个名字中隐含着一个典故,多数人并不知道,权作考释,以正听闻。


这个典故全称为“谢家宝树”, 比喻能光耀门庭的子侄。出自《世说新语·言语》,后又经《晋书·谢玄传》转述。据说东晋宰相谢安曾问谢玄等子侄,子女成才与否、前途如何对长辈一般没有直接的影响,人们却总是希望子女有出息,这是为什么呢?别的子侄对答不上,谢玄回答: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意思是说,有出息的后代就像香气馥郁的芝兰或亭亭而立的玉树一样,装点庭阶,光耀门楣。形象地说明了人们望子成龙,盼女成凤,都是为了彰显门面,光宗耀祖的世俗心理。后来人们干脆把谢玄叫“谢家宝树”,说他是令整个谢氏家族感到无比荣耀的栋梁之才,国之重器。谢玄的生平表现确实名副其实。21岁就作了大司马桓温的部将,后官至都督,统管七州军事;有经国才略,善于治军,组建训练了抵御前秦的劲旅 “北府兵”; 任前锋都督时,大败前秦苻坚的百万雄师,创造了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病逝后追封车骑将军,谥号献武,位同三公,赢得了令古代士大夫普遍追求的“生前身后名”。


后世的人,羡慕谢玄一生的赫赫功绩,名誉地位,便把他奉为楷模,追捧趋奉,于是就有了这一典故。王勃在《滕王阁序》中写下了非谢家之宝树,接孟氏之芳邻这样的警句,反用典故,对由于自己的唐突使家族蒙羞,父亲受苦感到愧疚,也对自己当时以戴罪之身参加这样高规格的宴会表示感激。辛弃疾在《泌园春·叠嶂西驰》中写有似谢家子弟,衣冠磊落,相如庭户,车骑雍容的词句,用谢氏子弟倜傥儒雅的风采来比拟山峰的健拔俊秀,也是对这个典故的迁移活用。


温总理和曹禺名字中的“家宝”也是借典故的寓意,表达了起名者希望他们成名成家,光耀门庭的愿望,没成想这两位伟人的功业早就超越了使家族荣耀的程度,使整个华夏民族荣耀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