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惯新版红楼梦

看不惯新版红楼梦


甘肃  杨世源


早就听说有人斥巨资重拍《红楼梦》,也听说了红楼剧组大规模选秀的事,也听说新版还没有面世就遭遇普遍的否定,所以假期里想抽时间亲自看看,不带任何成见地给新版红楼一个客观公正的评价,可努力看了,实在看不下去。


台词:文白间杂,不伦不类。早就听说新版红楼更加尊重原著,这一点使我对新红楼有了先入为主的好感。我想会不会是像旧三国演义一样,台词完全用原著中的语言,而且全部用字幕呈现,这对普及名著,让观众接受古代白话语言的熏陶会有很大好处。可一看才发现,对原著的“忠实”也太死板,几乎是整段照搬,一字不变,好多非常生硬、很难口语化的句子都硬是“念”了出来,表演没有生活化处理,真实性大打折扣。还因为原著语言比较难懂,演员理解不到位,声腔韵味极不靠谱,也没有内化成情景表达语言,如念诵文辞,极不自然。最煞风景的是原著语言中又夹杂一些极新潮的现代口头语,与红楼梦原著明清官话和南方通行语言间杂的语言风格大相径庭,听起来实在别扭。


头饰:仿照戏装,混淆身份。将贾府中的贵妇小姐全部处理成“铜钱头”,脑门上来半圈“贴片子”,怎么看怎么像古装戏里的秦香莲、苏三,这就模糊了人物的贵族身份,淡化了封建贵族家庭“大厦将倾”的悲剧,违背了原著的主旨。贵族妇女的金银首饰、珠宝玉佩是身份的象征,没有这些东西就没有了富丽华艳、珠光宝气的贵族气象。这样处理就把贵族平民化了,把大观园民间化了,这不是简单的化妆技术问题,而是对原著最大的歪曲。


人物:年龄错位,婆媳难分。从扮相上看,新版红楼中贾母、邢夫人、王夫人更像是年纪相仿的老姐妹或老妯娌,婆媳的年龄层次实在不明显。其实重新分配一下角色或许更合适:王夫人的慈眉善目、雍容大气更适合做老祖宗,贾母的富贵娴雅、精明凌厉更适合扮媳妇;填房出身的邢夫人,气质太高贵,与王夫人的形象吻合,扮贾母的演员,不够富态大气,演邢夫人搞好合适。人物塑造上反差最大的是王熙凤,满脸的温柔贤淑,要从他身上找“辣味”实在太难。


镜头:快进切换,叫人眼晕。新版红楼最有视觉冲击力的环节是镜头的快速切换。往往先来个缓慢悠长的特写镜头,再让人物“咯噔噔”快步上前,特殊的情境下,会有一种斗转星移,日月如梭的恍惚感,一种世事变幻,物是人非的苍凉感,一种闲话休提,长话短说的跳跃感。有节制地运用,会使表演富有张力,有独特的表现效果。可不合时宜、不管剧情地滥用这种特技,极容易造成审美疲劳,晃得人眼花头晕,极为不爽。


旁白:无处不在,令人生厌。一直想不通,87版用36集演绎的故事,现在用50集的长篇来表现,情节上又没有多大的跳跃,不存在情节转接困难的问题,为什么要用那么多的旁白和画外音,搞得像新闻纪录片,使观众老是进入不了剧情。而且旁白冗长繁复,事事解说,干扰观众对画面的欣赏,实在是画蛇添足的败笔。


音乐:哀怨过度,极难接受。新版红楼最让人失望的是音乐。不管是背景音乐,还是主题曲、插曲、片尾曲,都是一种哀怨的调子,有些甚至和画面极不协调,让人着实难受。旧版红楼梦的音乐,非常恰切地传达出了中国人的古典情怀,是一种“妙手偶得”的极品音乐。那种高度无法超越,这在看新版之前就有清醒的认识,所以尽量不苛责新版的音乐。可用完全不搭调音乐,来配这样伟大的作品,确实草率得让人难以容忍。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87版实在太经典了,她非常恰切地演绎了中国人心目中的红楼故事,传达出了中国人从血脉中承传下来的古典情怀,她会是一座丰碑,要超越实在太难。但时代在进步,文化在发展,人们的审美标准也在不断地变化,我们应该宽容地看待新版中存在的问题。“看不惯”是一部分人的感受,新版红楼梦的最终价值还得倾听更多观众的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