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范跑跑”、“杨不管”说开去

    由“范跑跑”、“杨不管”说开去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中学   杨世源


2008年网络上出现了两个颇受争议的教师:临危自保,事后犯傻的“范跑跑”;遇事无为,事后喊冤的“杨不管”。


“范跑跑”在大难来临之际,不顾学生,未尽职责,溜之大吉,完全可以用“出于本能”搪塞过关,可自己偏偏犯傻,发表博文《那一刻地动山摇》,把自己的“无耻”毫无保留的“晒”出来,招致了一波又一波的批评,谴责,甚至唾骂。当然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得到“真小人”的头衔,引起关于“道德底线”的讨论,打动了抗震美女的芳心(抗震美女鲁靖发帖“嫁人就嫁范跑跑”)。


其实对“范跑跑”的苛责体现了公众对学校对教师的基本态度。中国的学校、中国的教师承受的太多,任何一件与教育有关的事件,遭非议,做冤大头的总是学校或者教师。我曾激愤地说在中国人身意外险等等的险种完全可以取消了,因为孩子一旦上学,就相当于上了保险,一切问题出来学校或教师都脱不了干系。学生受到伤害,不管责任在谁,学校总要“掏腰包”,因为这是“公对私”的问题,“公”方“出血”是理所当然的事。教师犯了错误,就要言过其实地挞伐攻击,动辄扯到“师德”上面,不仅让他在经济上吃亏,名誉上受损,还要接受道德审判,永远钉在耻辱柱上。平心而论,范跑跑的行为有错,但这种错误的性质最多相当于领导干部的行政无作为、警察对恶性事件的制止不力,更何况是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是在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形之下。人们可以对危害远远大于教师不够尽责的行政无作为视而不见,却对一个诚实得有点犯傻的老师揪住不放,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态?


无独有偶,此后不久又出现了一个人人喊打的“杨不管”,也兜出了教师被学生砍下指头,在家治伤一年,花去三万元医药费,学生家长仅赔付3000元的事件。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在这样的舆论导向中,出现“杨不管绝非偶然。根据当时当地的情形,杨老师很可能不是“不愿管”,而是“不敢管”,本校的一位年轻教师因为管学生,被砍了手指,在家里养伤,也没见谁能出来主持一下公道,其他的教师难道就不能有一点“明哲保身”的想法?更何况老师转身板书的时候,学生就敢公然在课堂上打架,这样的学生杨老师还能“管”得住吗?出了问题,没有人问这个地方的社会秩序怎么这样混乱?这个学校的课堂秩序怎么会这样?等等许多让人不解的问题,却拿一个年老体弱的老师开涮,这不知又是出于什么想法?


这又让我联想起十几年前发生在身边的事:一位村学教师派两个高年级学生去抬水,一名学生因不满老师差遣,把尿尿到了水桶中,另一名学生不忍心让老师喝尿,偷偷告诉了老师,老师一气之下扇了撒尿的孩子(这个孩子有癫痫病,当时老师并不知情)一个耳光,当时也没有出现这么异常。可几天之后,家长说老师打坏了自己的孩子,领到省城检查,扬言要将此事捅到报社,还说要通过亲戚发到互联网上,要挟这位老师赔偿。后来经乡村两级组织、教育局领导多次出面调停,赔了几千元(当时这位老师的月工资不足三百元)才算了事。从各级领导的态度上看,他们是同情这位教师的,这让人感到了一丝温暖。但静下心来一想,既然同情这位教师,为什么不借助法律的手段,给这件事一个公正的了断,却要借助于“私了”的方式呢?而且让这位本来没有多大过错的老师赔付数额不少的钱,这算是维护了他的权益,还是变相惩罚了他呢?只有一种解释,迫于不公正的社会舆论:凡是跟学校有关的事件,学校或老师就有过错。领导们的这种态度,无非是想让老师吃点小亏(其实这“亏”够大的了),来平息强势的社会舆论,让这位老师早日过上安生日子。


以上几件事情都说明,公众对教育事件的态度,看似针对一人一事,实际都夹杂了太多对教育的固有成见。所以范跑跑和杨不管所受的攻击,其实只有一少部分是为自己的过错买单,而大部分是为中国的教育“背黑锅”。教育带给人们的经济负担、精神压力,都使人们习惯性地迁怒于学校和教师。所以一牵扯到与教育有关的事件,人们便不能用客观公正的态度看待,总是一边倒地把板子打到学校和教师身上。中国的教育积弊已多,需要大刀阔斧地改革一番了,不然教师和学校注定要为此承担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