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课程背景下的教师专业发展

新课程背景下的教师专业发展


白银市平川中学   杨世源


当前,新课程理念已经被大多数教育工作者所接受,围绕新课标所进行的教学改革可谓如火如荼,热闹非凡。但大家似乎总是把注意力集中在课堂教学的策略和方法上,忽视了事关课程改革成败的根本性问题——教师的专业发展。


今年,我有幸参加了在北京师范大学举办的“甘肃省白银市中小学骨干教师专业化培训高级研修班”和在西北师大附属中学举办的“第十七期甘肃省中小学骨干教师培训班”,聆听了教授们的讲座,观摩了一些典型课例,对教师的专业发展有了新的认识。其实,新课程的实施以及实施的效果都取决于教师的教育理念和专业水平。通过培训学习,观念更新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而专业水平的提高却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不仅要解决好发展动机、发展途径的问题,还要建立发展的长效机制,让教师的专业发展贯穿每一个教师的职业生涯,这样才能永葆教育青春,不断焕发教育活力。


目前,教师的专业发展已经提上了教育管理者的议事日程,好多教育专家也开始倡导呼吁,在理论研究领域已经得到了普遍重视。但在具体落实上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还没有激发出专业发展的内在动力,没有明确教师专业发展的实施途径,没有建立教师专业发展的保障机制,因此我认为应该从以下三个方面着手,解决好教师专业发展的根本性问题。


一、幸福体验:教师专业发展的内在动力。长期以来,我们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势:习惯于把教师比作春蚕和蜡烛,将教师的工作定性为奉献和服务。这种观念片面强调了教育的利他性,忽视了教师作为生命个体的自我感受。广渠门中学的吴甡校长就明确指出教师首先应该为自己干、为家人干、为生存干,即教师的工作有利己性,首先应该满足教师自己的生存需求,然后才可能工作并快乐着。郭振有教授也强调教师应该健康第一,家庭第二,工作第三,在珍惜自己生命的前提下,尊重学生,尊重他人。而只有这样教师的奉献才是由衷的,敬业才是真诚的。


专家们诚挚的告诫,使大家感受到了一种温暖,一种来自行业内部的体贴和关怀。这些年我们讲“以人为本”、以“学生为本”,却不知不觉中把教师自己“边缘化”,使我们一步步远离俗世生活的圈子,过起了苦行僧式的生活。正常人不可或缺的幸福体验,在教师身上严重缺失。那么多的教师处于亚健康状态,职业倦怠在教育行业非常普遍。而教师从事的却是塑造灵魂的工作,让一群体验不到幸福的人,去培养学生健全的人格,恐怕只能事与愿违。正如吴甡校长所说,教师的职责是向学生播撒阳光,如果我们自己一脸憔悴,“一脸死相”,怎么让学生沐浴到来自社会的阳光,怎么会在教师的影响和感染下快乐成长呢?


教师的专业发展是一种自觉行为,如果仅靠领导和主管部门的号召或监督是很难取得成效或持久下去的。而要真正让教师学习进取,提高专业水平,就要营造气氛,让教师体验教育教学活动中的快乐,激发出为获取个人幸福而奋斗进取的力量,才会持之以恒地探索提高。在今年的两次培训中,大多数专家都介绍了他们成功的经历。任小艾出席春节座谈会,受到中央领导夸赞和教育局领导鼓励她出书的经历,使他体验到了教育的崇高和伟大;高金英在艰辛努力后一次次的肯定嘉奖,让她体验到了教育的成就和快乐;靳建教授所教的班级语文成绩名列全县第一后受到嘉奖,使他的事业心更加笃定;王建宗在冒着风险,改革学校管理取得成效后,产生了向更高目标进发的志向……这就给我们一个启示:要让教师们自觉地精熟业务,提高水平,就应该营造一种关心教师健康,体现人文情怀,鼓励尝试探究,允许失败出错的宽松环境,让老师们体验到教育的幸福和快乐,自觉的学习进取,提升专业水平。


当然,强调教师的幸福体验并不等于放弃管理。对摸奸溜滑,消极怠工的教师,还得有批评教育,还得有所处罚。但教育监督的对象主要是消极懒惰的教师,因此应该遵循一个底线原则,规定至少应该完成的工作量,而不应该定成高标准,让所有的人都穷于应付,没有一点可供自由支配的时间。譬如,写课后反思、写教学论文、搞教育科研是对教师的高要求,只宜提倡,让教有余力的教师去做,而不应该搞一刀切,列入检查项目,要求所有的教师去做。对教师的管理还应区分层次,分别对待。譬如,对于工作三至五年尚未成熟的教师,应该要求每课都有详备的教案,对六到十年工作已经能独当一面的教师可以允许备简案,腾出一些时间深钻业务,而对十年以上在学科教学中起带头作用的教师,完全可以松绑,让他们指导青年教师,命制试题或搞教学研究。让每个教师都有发展的空间,让每个人都体验到教育的快乐,才有利于教师整体素质的提高。


二、读书进修:教师专业发展的主要途径。在西北师大学习期间,我们观摩了一些典型课例,很有意思的是一些青年教师对新课程理念理解得很透彻,落实新理念的技法高超,花样翻新,精彩纷呈,可总感觉到被事先的预设框得太死,有限的生成还有课前“排练”过的嫌疑;即便完全是原生态的课堂教学,天天靠翻新花样,总有一天会“技穷”,还是无法常教常新。而与几位年轻教师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来自台湾的女教师崔沁和小学语文特级教师的课,都是临场选课,没有精心准备的情况下上的,可上的游刃有余,高潮迭起,她们制胜的法宝都不是上课的“技法”,而是深厚的学养。这几年的教学改革太注重技术层面的东西,往往忽视了学识的积累,所以难免有“技止此尔”之憾。所以倡导教师读书学习,不仅事关教师自身的成长发展,而且关乎新课程改革的最终成败。


北师大的专教授也现身说法,强调了教师读书学习的重要。任小艾的成功得益于长期的苦读精思,高金英的游刃有余和她平时的广泛涉猎不无关系,吴甡校长做人治校的大手笔更离不开手不释卷的研读……正如高金英老师所说“现在的学生已经不能满足“树上有十只鸟,开枪打死一只,还有多少只”的单一答案,世界的多元化和多极化要求人们多角度、多层面地认识事物,所以教师要永葆教育青春,就得不断读书,及时充电。


而我们的教育管理仍然停留在让老师写够一定页码或篇数的教案、教学论文、听课笔记、政治学习笔记、业务学习笔记等,而且揠苗助长地让所有的教师搞教学研究。其实,现在最严重问题不是教师不认真备课,不积极搞教研,而是教师不读书。随着网络时代的到来,知识膨胀,信息爆炸,相当一部分老师的阅读范围却没有超出专业书和教材,好多老师还不会通过网络学习,再加上教育工作本来就很繁忙,教师从其他途径获取信息的机会很少,教师快要成为当今社会最孤陋寡闻的人群了。难怪我们的教学越来越提不起学生的兴趣,学生对教师的态度越来越淡漠,教师工作的成就感越来越少。


在培训中有几位老师讲到,原来对教师专业知识积累的要求是“要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就得有一桶水”,而现在的要求却是“要给学生一杯水,自己就得有一泉活水”。如果教师不读书,知识的清泉就会断流,创造的思维就会枯竭,教师的教学工作就会缺乏活力。新课程改革倡导自主、探究、合作的学习模式,有些人总是不愿尝试,其实有一个拿不到桌面上的顾虑,就是老师的知识储备不足,没有能力驾驭那样的课堂。这几年有些老师经常被学生提出了问题弄得伤透脑筋,干脆因噎废食,一讲到底,不给学生质疑问难的机会。殊不知这种做法,虽然逃避了暂时的尴尬,终究不能解决知识贫乏的问题,会使自己的专业发展之路越走越窄。


三、集体研修:教师专业发展的高效模式。传统的教育工作独立性很强,各人只要打理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了,所以不大重视教研活动。而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靠教师“单打独斗”要搞教学已经显得力不从心。所以凝聚集体智慧,发挥团队优势,就成为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北京教育学院石景山分院首创的“同伴研修”为我们组织教研活动提供了一个实践的模式和成功的范例。他们主要通过设计研修方案,组织研修过程,开发后续资源三个环节,严谨有序地进行研究,使每个参加研修的教师都积极参与各个环节的活动,并且毫不保留地展示自己的个人资源,自主平等地共享别人的资源,这样的研修不仅可行,也必有实效,应该得到广泛推广。


由于受传统观念的影响,教师之间“文人相轻”,交流沟通的渠道本来就不通畅,再加上教育管理中普遍采用教师排名、末位淘汰等方式,搞得教师之间相互提防,排斥,甚至敌视。所谓的教研活动大多流于形式,徒有其名。多数学校的教研活动只是做做样子,走走过场,根本不解决实质性的问题。大家听课时漫不经心,评课时不关痛痒,对教师的专业发展起不到任何作用。也有一种叫“导师制”的模式,让青年教师拜老教师为师,一对一的指导,对教师的成长有好处,但容易陷入“门派”的怪圈,不利于兼收并蓄,长效发展,和“同伴研修”的模式相比,有很多致命缺陷,不利于教师专业的有效发展。             


要使课堂教学常教常新,充满活力,就要利用切实有效的集体研修活动,让每个人毫不保留地公开自己拥有的资源,最大限度地吸收别人的资源,资源共享,合作双赢甚至多赢,共同提高。


这几年,随着职称评定中对课题研究的重视,教师之间的合作研究似乎已经开展了起来。可实际的情形往往是“多人挂名,一人下苦”,从课题的申报到材料的搜集整理几乎都是由个别人完成,大家参与只是一句空话。何况大量的课题研究都是摆摆姿态,做做样子,然后在网上下载别人的成果,粘贴组合,根本就没有实际的研究活动。这样的合作更容易涣散人心,使大家都变得华而不实,以抄袭造假为能事,严重污染学习气氛。


集体研修,不能光靠教师的自觉,还得有一套成熟的保障机制。作为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领导,应该认识到集体研修对优化教师队伍提升整体素质的作用和意义,在组织上、资金上予以支持,时间上、场所上提供便利,还要相机引导,激励促进,奖掖扶持,推介成果,不仅要扶上马,还要送一程,使广大教师在重视学习,重视教研的氛围中发展自己,提高教学水平。


新课程改革要突出“新”,但这个“新”不应该只局限于教学理念、教学内容、教学方法的新,还应该突出教师发展观念的新,教师发展机制的新。只有解决好教师专业发展的动机问题,引导教师读书学习,并且在管理中建立教师的专业发展的保障机制,才能使教师不断成长,适应越来越复杂的教育形势。教师的专业发展是教师队伍建设首先应该解决好的核心问题,事关整个教育的大局,应该引起教育主管部门和广大教师的高度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