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学识为师德充值

用学识为师德充值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中学   杨世源


一提到师德,人们一下子就会想到热爱教育事业、敬业爱岗、无私奉献、充满爱心、废寝忘食……人们心目中的教师形象通常是:春蚕、蜡烛、园丁、绿叶。人们看到的只是教师劳动的艰辛繁复,教师自我意识缺失后的职业悲剧。


在自怜自叹,激愤不平之余,我也曾对我们的职业做过认真的反思。人们对教师的这些比喻,并不是完全的误解,因为它们的确是一部分教师的人生写照:十数年卧薪尝胆,潜心苦读,一旦文凭到手,工作有了着落,就开始漫长的“吐丝”“流泪”,或例行的浇水施肥,为鲜花的开放作作陪衬,最后没丝可吐,“泪尽眼枯”,水干肥尽,叶片枯黄的时候,就只好“呕心沥血”了。这些人的口头禅是“默默无闻,奉献一生”,调侃的话是“没有功劳还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在现行体制下,这样的人同样可以涨工资、评职称,有些还可以成为名师,甚至当当劳模。乍一想:这样的人为教育献出了毕生的精力,含辛茹苦一辈子,也真的不容易;可变换一个角度考虑:难道非得这样做不可吗?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在成就学生的同时又成就自己的两全之策?


现在是一个讲效益,论产值的时代。师德,不应该只是停留在表面上的行为准则,而应该是富有深刻内涵的职业素养。拿“爱心”来说吧,有些教师可以做到无微不至,足以“感动中国”。我们不妨听一听一个用爱心打动过学生,在工作上取得很大成功的女教师的自述:“在我心中,每一个学生都是一张白纸,我在上面用爱心描绘,所以就会收获了爱的享受!在冬日的深夜,我下寝室检查学生就寝情况,全班有36名男生,我都一一给他们掖好被角,无数次把他们入睡前露在外面的手脚轻轻放进被窝里。早晨起来,天气突变,很多孩子都曾穿过我从身上脱下的带着体温的羽绒服。一次,班上的刘峰晚上11点发高烧,听到他粗重的呼吸,看到他因发烧而蹬乱的被子,我当时与其说是着急,不如说是害怕,怕这个远离父母的孩子因染病而受苦,二话没说,我这个并不强壮的人连人带被子就这样抱着,从五楼一路小跑十几分钟冲到医务室,敲开医务室的门,放下孩子,我晕倒在病床旁……”(引自一位老师的经验介绍)如果这样的教育行为是偶一为之,倒是应该肯定和提倡的;如果教育的常态是这样,我们真有些害怕了。这位老师的“教师角色”似乎弱化殆尽,而“公众母亲”的形象十分突出。而当一个以“传道、授业、解惑”为天职的教师,将自己的角色定位于一个“公众母亲”或“优秀保育员”的时候。我们应该称赞她的师德高尚呢,还是应该为她的角色“越位”做一些深刻的反思?


师德的核心就是“爱”,无“爱”的教育是苍白的。问题是面对一个个活生生的求知者,你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表达这种“爱”?是给他一块廉价的口香糖,还是一枚略带酸涩的智慧果?我们能不能让“示爱”的方式带有明显的职业特征,给他们一种含蓄而深沉,博大而蕴藉的“爱”,一种能真正把他们引领到人生的较高境界的“爱”!


也就是说,如果那些学生的被角不掖一下,还不致于伤风感冒;如果能让学生自理自己的生活,不必老师操心每天的穿着;如果受老师的感染,学生知道相互照顾,不必老师亲自守候到深夜,那么老师可以腾出更多的时间精心备好明天的课,或反复推敲使明天的课更精彩,或干脆推翻既定的方案,使自己的课堂更有创意,或者灯下夜读,更新知识,自修提高,在自己的精神天空自由飞翔。


好像后一种做法的动机并不十分崇高,好像很难说这样的人师德有多高尚,甚至可以说这种人的奉献精神大有问题。可这样的教师学的扎实,活的真实,教的厚实。同样的一节课,他给与学生的是高营养的精神食粮,他对学生的影响带着智性的光辉。一个事必躬亲,身先学生的老师,他教给学生的只能是勤奋和感恩;而一个用学识和人格感召影响学生的老师,他能教给学生的会是创造和进取!


当然我们并没有否定贡献的意思。奉献要讲,爱心要有,关键要看我们拿什么奉献给学生,我们该施与学生怎样的爱。如果我们能用丰富的学识熔铸一种富有魅力的人格,真正唤起学生对知识的崇敬,对科学的膜拜,或许你影响学生的方式就不会是一厢情愿的奉献,一种意义不大的施与。而是学生昆虫趋光一样的追慕与趋奉,蜜蜂采蜜一样的沉迷与撷取!


老师们,我们不必作“到死丝方尽”的春蚕,更不必作“成灰泪始干”的蜡烛。我们要通过不断的学习提升我们自己,我们要在不断提高教学水平的同时实现我们自身的价值。一句话,我们要摆脱那种带有悲剧色彩的命运,我们要经过自己的努力完成自我救赎。贾平凹曾写过这样一幅对联:百无聊赖何为教,一事无成怎做授。教育工作是非常辛苦的,如果你没有梦想、没有追求,一生将在痛苦的熬煎中度过;如果你有学有长进、教有成效,教书也会成为令人神往的浪漫之旅!


超越浅薄的以服务为特征的师德观念,用丰厚的学识为师德充值,做人类文明的传薪者!


此文发表于国家学术期刊《中小学教师培训》20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