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士》阅读训练

《吴士》阅读训练


                              杨世源


原文


               


〔明〕方孝孺


吴士好夸言,自高其能,谓举世莫及,尤善谈兵,谈必推孙、吴。


遇元季乱,张士诚称王姑苏,与国朝争雄,兵未决。士谒士诚曰:“吾观今天下形势莫便于姑苏,粟帛莫富于姑苏,甲兵莫利于姑苏;然而不霸者,将劣也。今大王之将,皆任贱丈夫,战而不知兵,此鼠斗耳!王果能将吾,中原可得,于胜小敌何有!”士诚以为然,俾为将,听自募兵,戒司粟吏勿与较嬴缩。


士尝游钱塘,与无赖懦人交。遂募兵于钱塘,无赖士皆起从之。得官者数十人,月靡粟万计。日相与讲击刺坐作之法,暇则斩牲具酒燕饮其所募士。实未尝能将兵也。


李曹公破钱塘,士及麾下遁去,不敢少格。蒐得,缚至辕门诛之。垂死犹曰:“吾善孙吴法。”


                                                     ——选自《古文鉴赏大辞典》


[阅读训练]


1、下面句子中加点词语的解释,错误的一项是


A.自高其能           高:认为……高


B.兵未决             兵:战事


C.王果能将吾         将:以…为将军


D.月靡粟万计          靡:没有


2、下面句子中加点的虚词,意义与用法相同的一项是


A.吾观今天下形势莫便于姑苏     遂募兵于钱塘


B.与国朝争雄      戒司粟吏勿与较嬴缩


C.然而不霸者       得官者数十人


D.谓举世莫及       士及麾下遁去


3、下面四组句子中直接表现吴士“自高其能”的一组是


①然而不霸者,将劣也。


②王果能将吾,中原可得,于胜小敌何有!


③今大王之将,皆任贱丈夫,战而不知兵,此鼠斗耳!


④垂死犹曰:“吾善孙吴法。”


A.①②   B.③④   C.①③   D.②④


4、下列对原文内容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一项是


A.这则故事的开头,以“好夸言”“尤善谈兵”等语句工笔描绘了吴士形象的形象,叙事冷静,不轻置褒贬。


B.第二段分别从言谈、行为和临刑前的自语三个方面具体刻画吴士只会夸夸其谈,没有实际本领的丑态。


C.吴士的高谈阔论,不仅暴露出他本人的华而不实,也映衬出张士诚的头脑简单,既无识人之明,又无争霸之谋。


D.吴士临刑时的自言自语“吾善孙吴法”,表明他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低能,至死不悟,更加突出了这类人的可悲。


5、把阅读材料中画线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


⑴士尝游钱塘,与无赖懦人交。


⑵日相与讲击刺坐作之法,暇则斩牲具酒燕饮其所募士。


⑶李曹公破钱塘,士及麾下遁去,不敢少格。


[参考答案]


1D(靡应为“耗费”)


2BB 项两个“与”均为介词,相当于和。A介词,比/介词,到。C代词,…的原因/代词,…的人。D动词,比得上/连词,和)


3D(①写吴士贬损张士诚之将劣,②写吴士夸口自己有才能,③写评价张士诚手下无强将,④写吴士死到临头还坚信自己有才能)


4A(粗线条勾勒而非“工笔描绘”)


5、把阅读材料中画线的句子译成现代汉语。


⑴姓吴的读书人曾经游历过钱塘一带,和钱塘的一些无能而又怯懦的人有交往。(重点词语:尝,曾经;无赖,没有才能;交,交往)


⑵他们每天坐在一起谈论行军作战的方略,闲暇的时间就杀牛宰羊大摆酒宴,款待那些招募来的兵士。(重点词语:相与,共同;暇,闲暇;燕,同“宴”)


⑶曹国公李文忠攻占钱塘以后,那些读书人及部下都逃走了,一点都不敢抵挡。(重点词语:破,攻占;麾下,部下;格,反抗)


[参考译文]吴地有个读书人喜欢夸夸其谈,自以为才能很高,号称当世谁也比不上他。尤其喜欢谈论兵法,言必称孙武、吴起。

当时正值元朝末年,天下大乱,张士诚在姑苏自称吴王,与本朝争夺天下。战事还未决出胜负。那读书人拜见张士诚说:“我看当今天下形势没有比姑苏更便利的了,物产没有比姑苏更富庶的了,武器士兵也没有比姑苏更精锐的了;但是之所以不能称霸天下的原因,是因为将领太无能了。现在大王的将领,都任命那些浅陋的人担任,指挥作战而不知道兵法,这简直是鼠类相斗罢了!您大王若真能拜我为将军,便能夺取中原,至于战胜那些小敌就更不在话下了。”张士诚以为也说得对,便拜他为将军,听任他自行招募兵士,并告诫管理钱粮军需的官员不要计较他支取的多少。那读书人曾游历过钱塘,与钱塘的一些无才能而又怯懦的人有交往。于是就到钱塘去招募兵士,那些浪荡市井的人都去投靠他,他选拔了几十个人给予官职,每月花费的军饷以万石来计数。他们每天聚坐一堂相互谈论行军作战的兵法,余下的时间就杀牛宰羊大摆酒宴,款待那些招募来的兵士。那些招募来的人实在是不能率领兵士作战的呵。曹国公李文忠攻占钱塘以后,那些读书人及部下都逃跑离去,不敢稍微抵挡一下。后来被搜索捕获,捆绑到辕门诛杀,临死前还在说:“我熟读孙、吴兵法。”

投其所好:赢得信任的不二法门


投其所好:赢得信任的不二法门


 杨世源


【原文】
                                  吴   士
                    〔明〕方孝孺 
    吴士好夸言,自高其能,谓举世莫及,尤善谈兵,谈必推孙吴。遇元季乱,张士诚称王姑苏,与国朝争雄,兵未决。士谒士诚曰:吾观今天下形势莫便于姑苏,粟帛莫富于姑苏,甲兵莫利于姑苏,然而不霸者,将劣也。今大夫之将皆任贱丈夫,战而不知兵,此鼠斗耳!王果能将吾,中原可得,于胜小敌何有!士诚以为然,俾为将,听自募兵,戒司粟吏勿与较嬴缩。士尝游钱塘,与无赖懦人交,遂募兵于钱塘,无赖士皆起从之,得官者数十人,月糜粟万计。日相与讲击刺坐作之法,暇则斩牲具酒燕饮,其所募士实未尝能将兵也。李曹公破钱塘,士及麾下遁去,不敢少格,蒐得缚至辕门诛之,垂死犹曰:吾善孙吴法。” 
                     ——选自《四部备要》本《逊志斋本》 
【注释】①孙吴:古代的军事家孙武和吴起。②元季:元朝末年。③张士诚:(13211367)元末泰州(今属江苏大丰)人。本以操舟贩盐为业。元朝末年起兵,占据江浙一带富庶地区,定都平江(今江苏苏州),称吴王。后为朱元璋所擒,自缢死。姑苏:今江苏苏州。④国朝:本朝,这里指明朝。⑤钱塘:今浙江杭州。⑥李曹公:即李文忠。明洪武年间以战功官至大都督府左都督,封为曹国公。


【译文】吴地有读书人喜欢夸夸其谈,自以为才能很高,号称当世谁也比不上他,尤其善于谈论兵法,言必称孙武、吴起。当时正值元朝末年,天下大乱,张士诚在姑苏自称吴王,与本朝争夺天下,战事还未决出胜负。那读书人拜见张士诚说:我看当今天下形势没有比姑苏更便利的了,物产没有比姑苏更富庶的了,武器士兵也没有比姑苏更精锐的了。但是之所以不能称霸天下的原因,是因为将领太无能了。现在大王的将领都任命那些浅陋的人担任,指挥作战而不知道兵法,这简直是鼠类相斗罢了!您大王若真能拜我为将军,便能夺取中原,至于战胜那些小敌就更不在话下了。张士诚以为也说得对,便拜他为将军,听任他自行招募兵士,并告诫管理钱粮军需的官员不要计较他支取的多少。那读书人曾游历过钱塘,与钱塘的一些无才能而又怯懦的人有交往,于是就到钱塘去招募兵士,那些浪荡市井的人都去投靠他,他选拔了几十个人给予官职,每月花费的军饷以万石来计数。他们每天聚坐一堂相互谈论行军作战的兵法,余下的时间就杀牛宰羊大摆酒宴,那些招募来的人实在是不能率领兵士作战的。曹国公李文忠攻占钱塘以后,那读书人及部下都逃跑离去,不敢稍微抵挡一下,后来被搜索捕获,捆绑到辕门诛杀,临死前还在说:我熟读孙、吴兵法。” 
【小议】从寒士到将军,恐怕比“从奴隶到将军”的路程近不了多少。可“吴士”仅靠夸夸其谈的本事,轻而易举地拿下了这个令天下人艳羡的职位,而且获得“听自募兵,戒司粟吏勿与较嬴缩”的特权,这不得不让人深思。其实“吴士”用的也不是什么奇谋妙计、高端策略,而是正常智商的人都能想到的“投其所好”。可是能想到这一招的人并不鲜见,能在实施时显得如此底气十足、正儿八经的人却很是难得。吴士的第一个好处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盐贩出身的张士诚趁元末乱世圈占了一片富庶之地、拉起了一支队伍,他就错把他当成了刘邦、刘备式的能成大事的人物,他的眼里没水无以复加;他能那么自如地扮演萧何、诸葛亮的角色,指点江山,纵论天下,他的大言不惭可谓举世无双;他能那么不讲策略地毛遂自荐,求取权柄,脸皮之厚,恐怕也是前无古人。可无论吴士的手段多么低劣,张士诚还是信到骨子里去了。怎么会这样呢?问题就出在那个“好”字上了。过分地想入非非,过分地执着一念,就会鬼迷心窍,走火入魔,因而尽管是纸上谈兵,张士诚还是深信不疑,以至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恢弘霸业都押到了他的身上。看来,“投其所好”的伎俩虽然不算高明,但还是赢得信任的不二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