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课件:语文教学之痒

网络课件:语文教学之痒


白银市平川中学   杨世源


网络课件的出现,在教学手段的革新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传统教学中的许多难题诸如拓展材料的穿插,课堂容量的扩充,音画素材的配套,学习兴趣的激发等等似乎一下子迎刃而解,原来凭一本教材、一本教参、一支粉笔、一张嘴完成教学任务的教学模式注定要走向终结。一时间政策鼓励,行政干预,领导督促,学生召唤,多媒体被广泛的运用于日常教学。可是喧嚣过后,大家的认识又归于理性。人们发现多媒体又成了“完美得无懈可击”的陷阱,它正把教学推向无底的深渊。而在各学科中该当受益最大的语文似乎陷得更深。


因为它在好多情况下,打着语文的旗帜反语文,正偷偷地用音画素材置换或冲淡文字,使语文教学流于“浅阅读”层次。归结起来,网络课件对语文的侵蚀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网络课件的运用,使想象的翅膀被折断。语言的模糊性,文学作品的“留白”艺术,要求阅读鉴赏者通过合理的想象填充文本的空白,再造文学形象,还原艺术情境,从中获取美感,愉悦心灵。可现在的好多课件,在激发想象的问题提出来之后,马上呈现一段描绘想象的示例或漫画解读,学生富有个性的创造,没有催生出来,就让它过早的夭折。鲁迅的《拿来主义》是一篇杂文,主要的教学目标是论辩思路的梳理、讽刺语言的品析。网络上流传的课件不约而同地采用了串讲式思路,读一两段课文,回答一两个问题;都有图表概括,有漫画图解,有详备答案。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要引导学生体味比喻说理的好处,却用几幅漫画图解“孱头”“昏蛋”“废物”的举动,让学生的认识定格在具体的画面上,无法振起想象的翅膀,穿透思想的云雾,语言丰赡蕴藉的魅力岂能感知?


网络课件的运用,使玩味的乐趣被消解。优美的语言往往是含蓄蕴藉的,走马观花地阅读理解,就不会领略它的神韵。可用这些课件上课的人大多没有耐心留足够的时间让学生玩味品咂,而是急不可耐的“揭晓”答案,交待谜底。如《林黛玉进贾府》中描写林黛玉的肖像是两弯似蹙非蹙捐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这是一句可激发读者作无限遐想的绝妙语言。品味这些语句,人人心中都会有一个符合个人审美趣味,掺合了自己个性倾向的林黛玉。而大多课件在欣赏这句话时,总会呈现电视连续剧中林黛玉的剧照,将美丽定格成一种具体形象,阅读欣赏过程中的想象、再创造的乐趣没有了,对优美语句的涵泳咀嚼,被俏丽形象引起的感官刺激所代替。诚然,这种快餐式的解读简单易行,过程圆满,可这种表面的完美,掩盖着一种极其可怕的浮躁心态,长此以往,学生对语言的感悟能力必然会降低。


网络课件的运用,使情感的闸门被堵塞。花里胡哨的图片,给了人更多的惊艳,却很少带来感动。李白的《蜀道难》是诗人“以山川艰险为比兴,挥斥幽愤之作”(《李诗通》作者胡震亨语),教学中安排音频范读的用意是“入情”,感受高昂豪迈,悲怆激越的情感,可好多课件都配有以幻灯形式播放的风景照片或国画图片,把学生的注意力吸引到画面的观赏上来,情感的感染熏陶退居到了第二位,这种喧宾夺主的安排非常普遍。懂得一点心理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视觉刺激的强度大于听觉刺激,这样的安排无异于给画面配上了背景音乐,实际的效果是突出了视觉感受。这样上语文,学生的情感没有被唤起,共鸣就很难形成,缺失了人间真情的语文怎能赢得学生的青睐?


近几年,指责语文课“语文味”缺失的声音不绝于耳,应该说网络课件难辞其咎。网络课件的危害不仅在于它对想象的阉割,对玩赏的消解,对真情的稀释,还在于它借助于互联网,使粗制滥造、内容浅俗,以堆砌图片,链结大量音频视频为主要特征的课件到处传播,又成了一些人偷懒的工具,衍生了用网络课件照本宣科的恶瘤,侵蚀着教育的健康肌体,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网络课件已然成为语文教学之痒,那么多有益的功能弃之可惜,大量地运用又忧患重重。因噎废食,断然放弃,绝不可取;而有节制地、科学地运用才是明智之举。

警惕:网络时代的照本宣科

 警惕:网络时代的照本宣科


 白银市平川中学   杨世源


照本宣科是教育与生俱来的顽疾。在不同的时期呈现出不同的形态。初级阶段的照本宣科主要是照教材,照教参宣科,主要盛行于教学资料缺乏,教师专业不达标的时代;发展阶段则主要表现为照优秀教案宣科,主要泛滥于印刷业和出版业比较发达的时期;现代升级版的照本宣科则是照网络课件宣科,与信息时代想伴相生,一同前行。


现在,教育教学方面的网站很多,对上传课件审查把关不严,以致雷同资源充斥,低俗课件泛滥。好多教师在下载运用时,也不加选择,不加修改,完全照搬,造成低劣课件的大流行,真是误人不浅。


这类网络课件的盛行,使上课成了“举手之劳”,只需下载几个课件,稍加搭配组合,便可一路“点”将下去。每一篇的课题都以艺术字体呈现,每一位作者几乎都能配上图像,每一篇的结构都有标新立异的图式,每一个环节都有醒目的标题,每一个问题都有非常标准和详尽的答案。按照预设的流程,以先进时尚的方式,用多元艺术调剂,靠流行文化装饰,精彩上演,“宣”个痛快。上课的方式简化成了老师读问题,学生读答案,气氛活跃,场面热闹。真如有些人调侃的,信息时代的上课形式也成了傻瓜型:操作简单,人尽可为。            


更可怕的是,用这样的课件上语文课,语文的内涵被抽空了,美感被稀释了,诗性被消解了!


这样的照本宣科,想象的翅膀被折断。语言的模糊性,要求阅读鉴赏者通过合理的想象填充文本的空白,再造文学形象,还原艺术情境,从中获取美感,愉悦心灵。可现在的好多课件,在激发想象的问题提出来之后,马上呈现一段描绘想象的示例或漫画解读,学生富有个性的创造,没有催生出来,就让它过早的夭亡。鲁迅的《拿来主义》是一篇杂文,主要的教学目标是论辩思路的梳理、讽刺语言的品析。网络上流传的课件不约而同地采用了串讲式思路,读一两段课文,回答一两个问题;都有图表概括,有漫画图解,有详尽答案。更让人啼笑皆非的是要引导学生体味比喻说理的好处,却用几幅漫画图解“孱头”“昏蛋”“废物”的举动,让学生的认识定格在具体的画面上,无法振起想象的翅膀,穿透思想的云雾,语言丰赡蕴藉的魅力如何感知?


这样的照本宣科,玩味的乐趣被剥夺。优美的语言往往是含蓄蕴藉的,走马观花地阅读理解,就不会领略它的神韵。可用这些课件上课的人大多没有耐心留足够的时间让学生玩味品咂,而是急不可耐的“揭晓”答案,交待谜底。如《林黛玉进贾府》中描写林黛玉的肖像是两弯似蹙非蹙捐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这是一句可激发读者作无限遐想的绝妙语言。品味这些语句,人人心中都会有一个符合个人审美趣味,掺合了自己个性倾向的林黛玉。而大多课件在欣赏这句话时,总会呈现电视连续剧中林黛玉的剧照,将美丽定格成一种具体形象,阅读欣赏过程中的想象、再创造的乐趣没有了,对优美语句的涵泳咀嚼,被俏丽形象引起的感官刺激所代替。诚然,这种快餐式的解读简单易行,过程圆满,可这种表面的完美,掩盖着一种极其可怕的浮躁心态,长此以往,学生对语言的感悟能力必然会降低。


这样的照本宣科,情感的闸门被堵塞。花里胡哨的图片,给了人更多的惊艳,却很少带来感动。李白的《蜀道难》是诗人“以山川艰险为比兴,挥斥幽愤之作”(《李诗通》作者胡震亨语),教学中安排音频范读的用意是“入情”,感受高昂豪迈,悲怆激越的情感,可好多课件都配有以幻灯形式播放的风景照片或国画图片,把学生的注意力吸引到画面的观赏上来,情感的感染熏陶退居到了第二位,这种喧宾夺主的安排非常普遍。懂得一点心理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视觉刺激的强度大于听觉刺激,这样的安排无异于给画面配背景音乐,实际的效果是突出了视觉感受。这样上语文,学生的情感没有被唤起,共鸣就很难形成,缺失了人间真情的语文怎能赢得学生的青睐?


毋庸置疑,多媒体的推广应用,给教育带来的正面作用是巨大的。在语文教学中,运用多媒体辅助教学,可以利用音像资料,激发学习兴趣;可以运用媒体资源,创设教学情境;可以借助投影功能,加大课堂容量;可以提供真实图景,帮助理解鉴赏;可以营造艺术气氛,提升审美情趣。可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正是因为它魅力无穷,风光无限,所以有些人才用课件主导教学,让课件成为课堂教学的指挥棒,教师完全被动地按课件预设的流程组织教学,教师渐渐被异化为“操作员”,多媒体教学被严重“妖魔化”。


照网络课件宣科,比其他形式的照本宣科有更大的危害性。它把教师的怠惰掩藏得更深,甚至“勤”和“懒”难以厘清,越是敷衍应付,怠惰无为,越显得下了功夫,十分用心。它更大的危害性还在于把语文教学快餐化,庸俗化,荒漠化,一旦学生对图片音乐的审美疲劳形成,语文的魅力将消失殆尽,到那时我们将用什么唤醒学生迟钝的语言感悟能力?我们的民族文化将靠什么样的载体传承?


多媒体的地位有待重新认识,多媒体的运用亟待规范,我们呼唤本色的语文,期待有想象,有涵泳,有真情的语文课!


照多媒体课件宣科的现象该当休矣!


(此文发表于中文核心期刊(国家级)《中小学管理》2009年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