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把教育变成一种伤害

不要把教育变成一种伤害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中学   杨世源


近年来,我国的教育事业也和经济建设一样迅猛发展,日新月异,形势喜人。其中有一个衡量发展水平的硬指标就是升学率的提高。为了片面追求升学率,高中大幅度扩招。再加上教育平等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这就使高中的课堂上出现一大批“局外人”——听不懂课,无法参与课堂活动;自信缺失,个性扭曲的学生。这些学生无论从知识水平、学习能力、行为习惯来说,都和课堂上的其他学生存在极大的差异,根本无法接受正常的高中教育,于是乎一些教育对象颓变的三部曲到处上演:


    颓变之始:课堂上的“局外人”。这些学生除了对老师上课时的“插科打诨”有所响应外,正常的授课几乎与他们无关。他们如果遇上严厉的老师,有的桌子上摞一堆书,以此为屏障在后面“各行其是”;有的一书障目,昏然大睡;更绝的就是生平练就一门绝技——睁着眼睡觉。遇上不够威严的老师, “四仰八叉”地摊在桌子上,挑战老师的忍耐极限;还觉得不够“引人注目”就来点“响动”,牛头不对马嘴地接老师的话茬,找机会公然向老师“叫板”。总之,基础太差,能力有限,习惯不好,导致他们已经无法以一种正常的心态和别的同学同处在一个屋檐下,“平等”的沐浴现代教育的光芒。


面对这样的学生,任何一个有责任心和职业良知的老师,都无法保持沉默,置之不理,就必然要说教,要批评,要惩罚,而对于这样一些明显走错地方的人,你的任何教育措施都显得那么无力,可是如果举措失当,立刻就有不良的反应。轻者使他们丧失信心,人格缺失,重者会使他们自轻自贱,沉沦堕落。课堂“局外人”的特殊体验,使他们的逆反心理更强,内心变得更加敏感多疑。无论你对他们有多少善意,他们都无法正确理解,甚至会将你正面的鼓励看成恶意的挖苦。这时候,教育者的任何举措都会对他们造成伤害。


颓变之中:校园里的“多事人”。过剩的精力需要释放,无聊的时光总得打发,苍白的人生还得涂饰,于是乎企图“一鸣惊人”的虚荣心,“不成功便成仁”的补偿心理,促使他们在别人无心也无力打理的事情上一显身手:要么纠集一些气味相投者,打击异己(学习认真,成绩好的学生);要么挑衅老师,搅扰课堂;要么拉帮结派,诸侯争霸;要么遁入“空门”,潜逃出校,酗酒赌博,玩乐上网。


在遇到这些情况的时候,我们的常规教育显得那么无能。现行的教育法规明令禁止体罚,胆小怕事的执行者干脆将这些法规曲解为“不要惩罚”,这就抽空了教育的刚性,只能听之任之;当然形式上还得做做样子,警告、留校察看、劝退,从这些小心翼翼的言辞里都能感觉出缺乏威慑力,更遑论实际效果的迁就与放任了。当然有人也会问为什么不苦口婆心,温情感化?实际上也有好多人不厌其烦,细致入微地做那样的工作,可实际的情况大多只能延缓犯错误的时间,更何况普遍超负荷工作的高中教师做思想工作的时间和精力都无法保证,实际操作的可行性就大打折扣了。其实对于这样的学生,严厉过激的教育行为只能将他们往邪路上猛推一把,而过分的宽容和善则无异于迁就放任:都免不了要伤害学生。


颓变之后:社会上的“小混混”。毕竟学校里的水太浅,尺水难以兴波,于是一些无法适应学校生活的人,开始突出围城,进入江湖,走出了学校的有效管理视线。


到了这种地步,学校的教育看来是鞭长莫及了,可如果教育也有问责制,我们就应该认真检讨一下我们的教育:


本来人各有志,本来能力有大小,思维有差异,给所有的学生确定一个目标,让他们在那早就不堪重负的“独木桥”上,推搡拥挤,必然造成大量经不住踩踏的伤残者,无处插足而一脚踩空的落水者。若其如此,我们的教育对某些人就成了一种伤害。


高中阶段的学生正值人生的花季,学生的心灵需要舒展,个性有待张扬,生命亟待绽放,而我们的家长、我们的老师、我们的社会,却要将他们全都放在为少数“精英”设计的模板里,刮削按压,放在为少数“才俊”准备的熔炉里,加热煅烧。这样的教育难道不是另一种版本的揠苗助长吗?


有句俗话说得好“画虎不成反类犬”,不当的教育,过度的教育,一厢情愿的教育,不仅起不到解疑释惑,正面育人的目的,还会成为一种阉割自信,削减活力,残损人格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必然导致道德的沦丧和畸变,这时候,我们应该反思:被奉为教育真言的“因材施教”,我们做到了吗?口口声声标榜现代教育无比优越的现代教育工作者,在这一点上,我们和古人相比,我们是在不断接近还是渐行渐远,甚至背道而驰?


与其勉为其难,让那些不该上高中的学生在课堂上备受熬煎,度日如年,毋宁及早分流,让那些不愿也无力接受高中教育的人趁青春年少,趁自信尚存,趁个性还在,趁良知未泯,找准人生方向,习得适合自己的技能,释放生命活力,这样的教育才是真正以人为本的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