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情言语自感人

          情到深处自感人


                              杨世源


归有光的散文名篇《项脊轩志》借一阁以记三代之遗迹。(清人梅曾亮语)追述阁轩变迁,怀念已故亲人,抒写读书情怀,饱蘸浓情,而又不假雕饰,至诚至真,感人至深。


文章描写环境的时,善于融情于景。状写项脊轩之狭小逼仄、漏雨潮湿、光线昏暗,是为写修葺改造,巧妙置景,潜心研读做铺垫衬托,虽然没有直接抒情的语句,但安于清贫、发奋读书的豪情,因地制宜、创造美景的乐趣,物我两忘、陶醉其中的自得已将“喜”气蓄积充裕,以至溢于言表,引人入胜。尤其是借助“兰桂竹木”等意象表明品格志操,描摹“偃仰啸歌”等情态表现沉潜专注,抓住“小鸟啄食”等细节显示静谧和谐,描绘“明月半墙”的妙境衬托淡定娴雅,人事物态无不饱蘸浓情,意趣横生。


文章描绘人物时,善于寄情于事。文章所记琐事繁多,人物纷杂,但作者紧紧扣住统摄后文的多可悲,在悲情的氛围中,描摹动作细节,记述人物语言,寄托思念之情。感人的动作细节有三处:“先妣”的“指叩门扉”,“大母”的“以手阖门”、“手持象笏”。一个“叩”字、一个“阖“将长辈对子女的关爱疼惜表现得逼真传神,一个“持”字将祖母对作者的激励期待之情表现得殷切感人。


文中的言语描写质朴本色,近乎口语。三位亲人的语言描写形式各异:母亲之言由老妪转述而来,大母之言为作者亲闻,妻子之言为“述诸小妹语”。“儿寒乎?欲食乎?”是母亲的话语,经老妪模仿转述犹不失其关切焦灼,言犹在耳,踪影杳然,怎能不令作者热泪潸然!借老妪之口转述是侧面着笔,尚能令人作者感动涕零,内心之悲苦可见一斑。“吾儿,久不见若影,何竟日默默在此,大类女郎也?”是大母看望孙儿时的开场白,既有长时间不见孙儿的惦念,又有对孙儿读书太苦的疼爱,更有难以掩饰的欣慰,温情脉脉,让人感动。“吾家读书久不效,儿之成,则可待乎?”是大母离去时的自言自语,看到孙儿刻苦攻读,欣喜光耀门楣有望,那种期待自豪,真让老太太心里乐开了花。“此吾祖太常公宣德间执此以朝,他日汝当用之!”是老太太去而复返时的叮嘱,有对作者表现的褒奖,又有对作者不负家族重托的充分信任。这毕竟是苍凉家境中的一种使命交托,其间的辛酸苦楚可想而知。“闻姊家有阁子,且何谓阁子也?”是妻子转述诸小妹的话,语态口吻的模仿中透出的幸福、甜蜜、自豪,成了作者永远追怀的遗言。虽然在引述人物话语时,语言俭省得近乎悭吝,但由于本色逼真,富有张力,具有“一句顶一万句”的表达功效。


文中也有一些点染抒情的句子,如“亦遂增胜”,“珊珊可爱”,“凡再变矣”,“余泣,妪亦泣”,“令人长号不自禁”,“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等也都简短节制,欲说还休,让情感更加浓重压抑,意味隽永。


 

深刻:为获取高分增加一个筹码

深刻:为获取高分增加一个筹码


 杨世源      


      深刻是高考作文评分标准发展等级中的第一项,也是考试作文进入高分行列的第一个识别特征。深刻本来是评判思想深度的标准,用来评价作文,则主要依据的是语言表达上的一些显性特征,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意高则文胜。这个“意”指文章的立意,“高”是指高远深邃。一般来说,能够超越个人的狭小空间,思考人生,关注社会,具有健康的审美情趣与高尚的思想情操,立意就是高远的。有些文题或材料包含的意蕴是多元的,在写作时能避开惯常的、浅易的、不易出新的立意,选择独特的、复杂的、能够张扬个性的立意写作,就能写出深刻的文章来。2010年福建高考作文是新材料作文,材料讲述了《格林童话》成书的曲折经过,从材料中可以提取出好多立意,如“偶然与必然”“贵在发现”“思维转弯”“石头与宝玉”“成功与失败”“成功源于扎实的努力”“只要是金子总会发光”“机会垂青那些有所准备的人”等等。有一位考生避开了这些惯常立意,另辟蹊径,写了一篇题为《尘封的梦,重拾未晚》的文章,用“爷爷尘封多年的音乐之梦”对应材料中格林兄弟将书稿束之高阁,用“爷爷临终之前实现心愿”对应材料中格林的朋友将笔记结集出版,立意紧扣材料,又有所超越,使得这篇文章在众多立意雷同的作文中显得鹤立鸡群,意蕴深刻。


二、思精则意远。深刻还跟文章的内容有直接的关系,有些文章论述的事理本身比较深奥,阅读起来自然感到深刻,有些文章论述的问题简单易懂,是不是就与深刻无缘了呢?也不尽然。这样的文章同样可以写得意趣深远。论述的道理简单,我们可以通过精细的分析,严密的推理,彰显深刻的魅力;讲述的故事平凡,我们可以通过适当的议论,发掘细节中蕴含的思想内涵,使文章达于深刻;描绘的景象平常,可以通过联想与古诗文中的类似意境对照,拓展思辨感悟的艺术空间,使文章意趣盎然。


有一篇题为《要保持奔跑的姿势》的作文有这样一个段落:


在风和日丽下奔跑会让你愈练愈强,获得强大的生存能力,练就一双能在暴风雨中奋力搏击的翅膀。老鹰与小鸡有着共同的祖先,然而鹰不懈的努力终于获得飞翔天空的能力,而鸡在安逸中退化得只能越过矮墙头。


这段论述文字的前一句是观点句,后一句是论述句,可因为缺少必要的分析勾连,事例和观点油水分离,论证乏力,道理也没有讲透。经过指导后升格为:


在风和日丽下奔跑会让你愈练愈强,获得强大的生存能力,练就一双能在暴风雨中奋力搏击的翅膀。老鹰与小鸡有着共同的祖先,老鹰一直不懈怠地奋力奔跑,终于获得飞翔天空的能力,而鸡在安逸享受中不思进取,以致再努力也只能跨越过矮墙。试想,如果老鹰和小鸡一样,在安逸中享乐,失去了搏击蓝天的斗志与理想,不在阳光下保持奔跑的姿势,那么还会有“鹤立鸡群”的一天吗?


这段升格文字中点明老鹰是处在“奔跑”的状态,扣紧了论题,把观点和论据缝合到了一起。而且用“试想”引出反面假设,使论证严密充分,提升了论述的层次。“还会有‘鹤立鸡群’的一天吗?”这一反问句的运用增强了思维的张力,使论证愈加犀利深刻。


三、语奇则旨深。语言是思维的外壳,表述语言的任何特征都与作者的思维品质息息相关。能够准确使用概念,表明对事物的认识基本到位;能够正确运用典雅工丽的语言,表明文学积淀的深厚;能够运用警策睿智的语言,表明思辨概括能力的卓异。如果写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有意思、有味道,文章自然耐人寻味、启人深思,深刻自然不在话下。


2010年福建高考作文《尘封的梦,重拾未晚》中有这样的语段:


沙越漏越急,人至暮年,心却慢了下来。搁浅的回忆如潮水汹涌而来,打在被生存麻痹了梦想的礁岸,引起内心深重的共鸣。梦的脚步慢慢追上被生存奴役、驱赶的爷爷。


    “沙漏”是古代的一种计时工具,用“急”写时光飞逝,比起常用的套话“岁月如梭”“光阴似箭”,更加新颖别致,富有动态感。然后又运用比喻、拟人的修辞方法,形象地概括了爷爷组建“南音乐队”的梦想破灭的经历。语言形象生动、深婉有致,很好地体现了作者思考的深入,意蕴的丰厚。


四、事雅则格高。指文章涉及的人物、事件、话题品位较高,文章也会显得内容高雅,意蕴深远。当下娱乐文化盛行,“大话”“戏说”等话语形式也影响到了学生作文,不管是什么内容,一顿调侃搞笑,降低了文章的格调。这些年强调个性化写作,有些学生在作文中唱反调(美其名曰逆向思维),发泄灰色情绪,散布低俗颓废的思想,也是文章深刻不起来的原因。还有些学生认为作文要真实,就要有生活气息,于是把一些鸡毛蒜皮、琐碎无聊的细节写进作文,也影响了文章的思想层次。


如一篇文题为《远行》的考试作文中有这样一个片断:


不知道走了多久多远的路程,包中的食物渐渐的少了,鞋子也磨破了洞。我在一棵枯树下,对着月光,开始回忆。


刚上小学,为了快乐,为了可以疯玩,为了无拘束,瞒着家长和老师,偷偷地玩。


稍稍懂事,自以为热心关怀同学,把同学漂亮的长发剪得乱七乱八。


随着年龄的增长,思想的成熟,那些美丽的梦想、单纯的快乐似乎在一步步离我远去。


我们姑且不去推敲一个中学生,背着沉重的包袱,远行到荒寂无人之处的真实性。单就他回忆的内容来看,生活单调、情趣无聊、思想浅陋,尽管作者把自己包装成“独行侠”的样子,还是遮掩不住内容的低俗平庸,这样文章哪里还敢奢谈深刻。


五、悟深则理透。这里说的“悟”就是感悟、领悟,是理性思维的较高境界。它也有深度和层次,但有一个基本规律就是对事理领悟得越深,讲出来的道理就越显得通透明了。当然领悟能力是长期观察、阅读、思考的结果,要在短时间达到较高水平根本就不可能。但我们可以选择我们思考过的问题,或平时琢磨过的道理写到文章里,这样才能够把道理讲清楚、讲透彻。现在的作文命题,不管是材料作文、命题作文,还是话题作文,都具有一定的开放性,我们完全可以在多个立意中选择我们领悟比较深的去写,这样才会把道理讲通,使文章显得深刻起来。前面提到的福建高考优秀作文《尘封的梦,重拾未晚》很显然不完全是作者在考场上构思完成的,至少爷爷的故事经常萦回在他(或她)的脑际,对人生际遇中包蕴的哲理有过深入的思考,所以文中随处可见这样的句子:


战火纷飞的年代,拥有爱好是奢侈的。


然而悠闲的生活是空洞的。


世界上有太多事不能准时到站,有太多梦想被生活延误,我们焦急等待却杳无音讯。


莫再错过前世五百次回眸换回的今生这一次擦肩而过。


这些警策凝练的语句,是平时感悟思考的结果,是人生经验的高度概括。读到这样的句子,就能看出作者思想的“老辣”,文章的深刻性早就不容置疑了。


现在有一种倾向,似乎在有意拒绝深刻,排斥严肃,所以学生作文内容庸俗、见解浅陋格调低下,很难引起别人的阅读兴趣。高考作文将“深刻”纳入评分标准,显然是对这种偏失的一种矫正。通过统整材料、严密推理、深刻领悟,会提升文章的层次,为获取高分赢得一个很有分量的筹码。

审美鉴赏性试题表述中的三角关系

审美鉴赏性试题表述中的三角关系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中学  杨世源 


审美鉴赏是高中语文的高端问题,也是高考语文试卷中的难点和失分点。面对这类试题,学生的困惑主要是找不到切入点,不知道说什么。找不到切入点,是由于不明确鉴赏的角度和方向;不知说什么,则暴露出鉴赏知识的匮乏和语汇积累的不足。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比较复杂的,但有一个根本性的原因往往被忽略。平时在教学中,教师普遍重视文学作品的解读鉴赏,不注重审美鉴赏知识的普及,学生对文学原理一无所知,也就对构成作品的文学元素及其关系缺乏基本的认识。而要准确无误的解答这一类题,只有从文学原理的高度把握,才会触及到鉴赏点的本质,拟出准确完满的答案。


高考试卷中的文学作品鉴赏包括古代诗歌鉴赏、现代散文或小说的鉴赏。考试大纲中明确规定的审美鉴赏性的考查点主要是:鉴赏文学作品的形象、语言和表达技巧,评价文章的思想内容和作者的观点态度。我们可以将其细化为四个方面:形象,包括形象(人物、景物、事物)意象、意境、画面;语言,包括诗眼、炼字、用词、句式;技巧,包括修辞方法、表现手法、表达方式、抒情方式、结构特色;情思,包括归结主旨、评论观点、揣摩情感、抒写感悟。


而从文学作品的构成要素上说语言和技巧都是属于形式方面的东西,语言的运用、技巧的选择都是为了更好的描绘形象,表达思想,所以我们可以将其合并为一个点,这样文学元素的构成就存在这样一种三角关系:








形象


意境







情感


思想







语言


技巧


这种三角关系表明,鉴赏任何一个点都有两个基本思路。分析形象就要说清楚运用了怎样的语言和表达技巧,体现了怎样的思想,抒发了怎样的情感。比如2007年宁夏高考卷第9题:作者为什么要写琴棋二物?他想借琴棋抒发一种什么样的情怀?很明显题干给出的的鉴赏点是诗歌的意象,两个问题分别指向“语言技巧”和“思想感情”,所以在表述的时候一定要照顾到这两个方面,拟出答案:“ 作者写琴棋二物是托物言志。他以琴棋二物的“品”,来写自己的“志”;直——正直、方——有棱角。正因为自己的方直之品不变,结果到头来“世愈疏”、“万事妨”,只落得小斋独处,无关乎国家的兴亡了。这些都抒发了作者对个人遭遇的感慨,对世事讥讽的情怀。”很显然答案包含了表达技巧(托物言志)、语言运用(“直”“方”、 “世愈疏”、“万事妨”)思想感情(“个人遭遇的感慨”,“世事讥讽的情怀”)等元素,完整地回答了题干提出的问题。


鉴赏语言技巧则一定要明确运用这些语言、采用这些技巧的好处:对描绘或塑造形象起到了什么作用,成功表达了怎样的主题,抒写了怎样的情感。如2006年湖北卷第19题:本文(《从阿尔卑斯山归来》)主要运用了哪两种表现手法描写羊群归家后的情景?请结合有关具体描写,简要分析其作用。这个题涉及到的考查点是表达技巧,解题的关键就应该是找出运用的表现手法,然后从对环境描写、情感表达的作用两个方面加以赏析,就可以圆满答题。答案可以表述为:“文中运用了白描和拟人两种表现手法。简笔勾勒了大孔雀、母鸡、老公羊、羊羔等的细部特征,使羊群归家的群像得以简洁而传神的表现;对大孔雀、母鸡羊、狗的人格化,表现了亲切温馨的感受,洋溢着朴实动人的生活气息,使文章更具有生动活泼的情趣。遇到问这样写有什么好处、效果、作用的题型,一定要把思想内容、作品描写的对象和艺术形式结合起来表述,才能揭示主要内涵,准确的赏析。


评析思想情感就免不了要交待你的这种概括源自作品中的那些形象,怎样的意境,或借助了怎样的语言,采用了什么手法,突出了怎样的思想情感。比如2007年湖南高考卷古诗鉴赏题:诗中表现了怆情之感,请就中间两联逐联赏析作者是如何表现这种情感的。这是一个鉴赏思想感情的试题,给出的标准答案(颔联部分)是:(1)“供笑语”表达了相逢的欢乐,“话平生”则道尽了人生的沧桑:二者相互映衬,更添一层悲凉况味(2)“草草杯盘”“昏昏灯火”营造了氛围,在这样的环境中,诗人更容易生发悲怆之情。(3)“草草”“昏昏”是叠词妙用。“草草”可见酒菜的简单,欢聚中有些许不足;“昏昏”则烘托了人物情感,暗示了将别的伤痛。答案中有典型形象 “杯盘”“灯火”,有语言特色“叠词”的运用,有表现技巧映衬、烘托,也明确指向了三角关系中的其他两个方面。


综上所述,在每一段审美鉴赏性文字中可以全面包含三个点的内容,但一个属于观点或结论性表述,其余两个则属于论据或阐释性表述;顶点是核心答案,两边则指向评析的思路。当然,在具体的鉴赏表述中,也未必三点俱全,面面俱到,而要根据审读题干中的附加要求,字数的要求,灵活取舍,尽量做到依问作答,有的放矢。


如果只是在解题技巧的层面谈论审美鉴赏中的三角关系,未免失之肤浅,根本不是笔者立论的本意。笔者认为,在文学教育中,只有自觉运用文学原理分析解读作品,才会最大限度的“逼近”作品的神髓,领略文学女神慑人心魄的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