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程的引领

最后一程的引领


甘肃省白银市平川中学  杨世源


高三是中学教育的终端,也是基础教育的最后一程。作为毕业班的班主任,如何引领才能使学生最大限度地发挥潜能,考取理想的大学,到达理想的彼岸,这不仅是高三班主任的职责,也是教师实现自我价值的重要途径。通过带这几届毕业班,我深切地感受到要为几十个学生的前途领好航,光靠勤奋和耐心是远远不够的,还得靠燃烧的激情和灵动的智慧。教师要充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学生的发展定好向,掌好舵;要适时为学生补给能量,使他们不至于因动力不足而中途搁浅;在驶向理想彼岸的航程中有急流也有险滩,班主任要帮他们绕过暗礁,保证正常行驶;还得有“扶上马,送一程”的心胸,别让他们在上岸后因失去导航系统而迷失方向。因此这些年我不断摸索,反复实践,形成了自己的一套带班方略,下面择要介绍几点,和大家交流:


一、建立育才档案,确立培养目标。建档是为了“定位”,给学生的提升找到基点,即根据学生的学习经历,对他的实际水平、兴趣特长和发展潜力有一个基本的评价,从而准确定位当时的发展层次;确立目标是为了“定向”,给学生的发展规划可能的终点,即通过确立“奋力一跳,勉强够到”的目标,激发学生的潜在能力,实现发展空间的最大化。07届的刘艳霞的进步就是成功实施这一方案的典型例子。在我高二接这个班时,刘艳霞在班上的名次一直排在第十名左右,我了解了她升高中时的各科成绩、高一时的学习情况后,结合当时的表现,我帮她制定了这样的学习方案:轻松保持英语优势,侧重数学化学,一般对待其他三科,目标锁定名牌大学。听了这个建议她很吃惊,说能考个本科就不错了,哪敢想名牌大学。后来我逐条列举了她已有的优势,分析了她具备的发展潜质,告诉她当时缺乏的只是壮志和自信。她听了之后,有自信心增强了,学习更加卖力了,名次也节节提升,最后考出了609分的好成绩,被中国政法大学录取。


二、强化总分意识,加强弱势学科。现行的考试制度一点都不偏爱那种某一学科特别优秀,被人们普遍认为“有才”的学生。所以毕业班的教师应该把那些沉迷在优势学科中自得其乐的学生拉回到现实中来,给他们讲“短板效应”“登山原理”,即一只木桶的容积往往决定于最短的一块桶板;快到山顶的登山者每前进一步,往往要付出数倍于在山腰时前进一步的气力。告诫学生理性的安排自己的学习,重视加强弱势学科。08届学生,在高二时英语成绩普遍较差,几乎四分之一以上的学生有放弃的念头。我接上班后通过召开“找准自己的软肋”为主题的班会,讲明道理,引起重视,然后通过开展学习经验交流、结对帮教、单科成绩提高竞赛等活动,宣传造势,推波助澜,激发学困学生提高弱势学科成绩的自觉性,从此后月考的成绩看,起到了明显的作用。


三、注重心理疏导,排除情绪干扰。现在的高考既是学识能力的比拚,也是技巧心态的较量。针对这种情况我拟写了这样的班训:细节决定成败,心态改变效果。并时时告诫学生“心里有阳光,人生便精彩”。到高三以后,我几乎把所有事务性的工作交给了班干部,而把大量的时间用于心理疏导:每次月考结束,成绩提高的要表扬激励,加油提速,成绩下降的要把脉诊断,对症施治;压力过大的要降压减负,动力不足的要鼓劲打气;过分焦虑的要宽心释怀,情绪不稳的要疏导调适。


我还借助所教的学科,对学生进行心理疏导。我提出的口号是“享受语文”,我追求的语文教学风格是亲和宽松、唯美尚智,尤其是高三的复习课我总是精心把它调制成缓释紧张和焦虑的心灵鸡汤,让学生在不知不觉中消除烦恼,放松身心。当然,这样做并没有以牺牲语文成绩为代价,05年我带的班语文高考平均成绩是106分,和当年的尖子班持平;07年我班的语文平均分是1125分,比以前我校应届班的最高纪录108分高了45


四、搞好终端服务,着眼长效育人。每年高考一结束,班主任似乎大功告成了,可以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了。其实一段更为艰巨的教育历程才刚刚开始。七八月份,往往是我工作最繁忙的时候,家长学生成天围着我,没有休息日,没有上下班,从高考估分到填报志愿,从代领通知到参谋去留,从争取捐助到为上学的学生送行。成天电话不断,成天唇焦口燥,成天奔波忙碌,但乐在其中,受用也在其中,也就不以为苦了。粗粗一算,0507两届学生,经过我手争取到的来自慈善机构、民政部门、教育行政部门、工会团委、民营企业、我们学校的捐助达三万多元,人常说“与人玫瑰,手有余香”,我虽然没有直接“与人玫瑰”,但爱心传递的过程中我毕竟接过一棒,我也觉得“手有余香”啊!指导学生报志愿是吃力不讨好的事,稍许的失误就会影响学生的前途,落下终生的抱怨,但我没法拒绝学生的央求。每报过一个志愿,心里就加上一份负担。录取结果出来后,报好一例,会使人像买彩票中了奖一样欣喜;报砸一例,又使人像钱被偷了一样颓丧失落。其实常规的教学中和学生交流的机会毕竟有限,考后的帮助指导才是师生情谊的升华期,会给学生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无限延伸我们的教育效果。


当然,学无止境,育人无极,教育的终极目标决不仅仅是功利。带毕业班,既要着眼于考试,又要关注学生的终身成长,才会使自己的引领具有恒久的魅力。